下沙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论坛(EC通行证)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QQ登录

QQ登录

下沙大学生网手机客户端,随时随地获取发布下沙信息
下沙大学生网群8 QQ群号:6490324 ,验证:下沙大学生网。
下沙大学生网交友微信群(含爆料)请加官方微信:
用手机发布本地信息严禁群发,各种宣传贴请发表在下沙信息版块有问必答,欢迎提问 提升会员等级,助你宣传
新会员必读 大学生的论坛下沙新生必读下沙币获得方法及使用
查看: 468|回复: 0

5年前台州男子患上肝癌,却一直资助大学生,浙大学生及老师看到他后泪流满面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昨天 08:52
  • 签到天数: 1088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8-7-20 10: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再一次见到龚桂方,距离初见已经过去5年。眼前的他蜷缩在病床上,裸露在外的皮肤跟涂了一层蜡似的,蜡黄蜡黄的,消瘦得皮包骨头,唯独肚子因为肝癌晚期积了腹水,胀得滚圆。/ B( g3 ]! A! W

    " [: Z- e8 ]! C7 B, C: W* H6 e: z. p2 m- U
    * ~/ v5 W# e" _2 Y( t
    2013年11月26日,身患重病的龚桂方省吃俭用,资助秦皇岛女大学生郭学敏的故事感动了两座城,龚桂方获“秦皇岛市‘爱心使者”称号,此后,他还陆续获得“台州好人”、“浙江好人”、“台州十大平民慈善之星”等称号。" M4 \7 f8 O) L0 @3 C3 E/ e  Z9 Y
    0 d4 Z" b# d  P( T5 u0 f- I& x

    / G! H" D* U/ ~# ?
    ! s5 m' }1 ?6 r3 R  t8 j8 f. Z      时隔5年,龚桂方癌症恶化,7月17日下午,因为病情严重到无法继续治疗,他离开台州肿瘤医院返回松门老家。尽管意识模糊时常昏迷,但只要稍微清醒些,龚桂方就会牵挂起这些素不相识的资助生。“我没法继续资助他们了,我对不起他们,他们以后可怎么办啊?”躺在病床上的龚桂方,时常这样喃喃低语,令人心痛。
    + Y5 |4 U8 ~2 l6 p9 U  u5 [# |. p+ V# K8 Z- A1 B
    / d- d8 [' F4 M7 v  h
    111.jpg , |2 m+ c- ^- p1 |8 |

      G8 R; ^* G1 r 222.jpg
    # z+ x5 L2 J' ]+ Q! q8 S3 c
    $ _1 ]; z/ y9 V  Y3 s1
    ) K- }: m7 f1 u) e# B. ]. [& |* v6 z" u& b) O% `0 u
    资助了3年的大学生来看他3 ~4 A* h8 y  t, W
    : Q- e" z1 A+ T# }) l; F. I
    病重的他第一句话就是“对不起”' W: @, y4 K- W
    6 z6 X" ?" v& o  I! x( a$ l

    % P; w& e" {) e3 A( x7 W* j2 T' l4 V( z, z: G3 W# S% i/ Y' M
    原本约定等大学毕业再见面的王栋,最终还是决定“食言”,7月14日,他在浙江大学三位学校老师的陪同下,来到台州看望龚桂方,这是王栋接受龚桂方资助3年来,双方第一次见面。
    $ M3 X, z/ h3 u( k8 c9 j# ]
      c- {9 g. }( U" E* V. e  }7 c1 M' L; L! H+ W2 b* `: K

    ( v# n4 Z6 d+ o7 a3 b! a看到龚桂方第一眼,王栋就湿了眼眶。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位骨瘦如柴的男子就是一直默默在背后支撑他的好心人。“龚叔叔,你怎么样了,难受吗?”
    ; e8 ~  M8 P7 i: [0 g' F. \2 g- G& O: O; C

    ! Y# L- N$ h  u) }3 w# v7 O7 c. s8 T6 M1 _
    看到王栋,眼神一直迷离的龚桂方紧紧抓住王栋的手,不停跟他道歉。“对不起啊,叔叔病得很重,没法继续资助你了。你要继续努力学习,做社会有用的人!”) f/ a* S. w2 \; }* G2 H2 x
    7 e* C& S7 d- l4 w& t4 ?, p
    ; j$ B3 y  D  r! z9 }: P  e9 n2 I
    4 x' W( w0 w& w1 B6 w
    王栋是宁波人,考上浙江大学后,因为家中贫寒,申请了学校的助学金,最终获得了龚桂方的支持。“一般资助别人的人,不是老板就是家境富足的人,我后来才知道,龚叔叔自己也过得很贫寒,所以我告诉自己不能辜负他,我要发奋学习。”
    $ n! W& J( a  S# g3 }
    0 o# j' L$ J9 U/ }
    8 |0 d( F8 Q( s# j; G2 `6 u7 B+ _
    % Q2 L' `0 P& K6 A2 Q6 e! A好在王栋非常争气,眼下,他即将完成大学本科课程,并且以优异成绩获得在浙大硕博连读的资格。
    2 l+ i; |" M6 L$ L: ^0 B2 `  F4 \( }3 n! h  O  h7 B+ D

    ! O& U7 l& M* E1 V4 D+ c9 F$ e5 ?' q) _$ p4 o- e- ~! a3 i
    和王栋一起过来的党颖是浙江大学教育基金会副秘书长,她回忆,浙大教育基金会近些年陆续收到过龚桂方的助学金。“2014年是1万元,资助2个学生;2015、16年分别是1.5万元,增加了一位同学,所以他三年捐赠4万元,一共资助了3名同学。“
    2 c7 f4 i9 [! O0 z  b, f, s$ w( y* ^3 ?6 B$ D! s
    5 _/ k. V8 A5 Y- ^+ Z5 _
    9 n0 V# i0 O- o0 R) ?0 O
    党颖告诉记者,他们很重视每一位为学校基金会捐赠的好心人。“我们也会去了解这些好心人的相关信息,这才得知王栋等三名受助学生的资金来自自身患重病、家境困难的龚桂方,我们非常感动。”" \7 d7 x3 @: Z4 y2 [: B
    , @; P/ Y" E% J% f% ], ~; U

    8 O: b0 t, J% M6 ]- n/ _* J8 {& Y2 a
    3 F( R7 F" V  U5 Z8 L2017年,龚桂方停止了资助。当时党颖接到过龚桂方的电话,他只说自己家里出了些事情,没钱继续资助了。“他一直没告诉我们原因。”直到上周五,龚桂方的儿子瞒着他打电话给党颖,告知了资助停止的真正原因以及父亲病入膏肓的消息。第二天,党颖带着王栋等一行人到台州肿瘤医院看望龚桂方。/ f) V: B' O6 W, M# ~  T: I

    ! u5 h- J: u9 m. N8 ?1 [: A0 q+ B8 b& U- l+ I; F9 X4 J

    * Z8 C: P) r/ s- s, C; m“同行的还有浙江大学党委学生工作部副部长蔡荃,浙江大学党委学生工作部学生资助中心的于老师。我们几个都跟龚桂方电话里多次联系过,但从没见过面,这一次,我们一定要来看看他。所以我们放下手头的所有工作,第二天就赶来了。”/ K) ?3 e0 g% D% o1 V# O& J9 j7 r
    ' l* t- D) _, w$ H
    " J6 f$ }: E! e" u& n" ~, ?: v

    ' s+ @6 D' w, `( \7 I
    / c& @( C; H# `4 N% G" R# Y2
    : ^: B, R+ H9 ^: V4 n! |/ u% u# o* v. [
    5年来资助了8名学生; d0 u% U5 ?' Y# A5 _4 B: b
    7 U+ f" D/ G7 p- F: r( n5 ?
    他们的消息都是给他最好的安慰
    ; H" U! U2 h% Z8 e! S
    2 H$ H- I5 d8 s* u7 b0 H. A' R, [0 {4 _" @4 s+ f

    + d( t$ ?; e  @: s56岁的龚桂方,是台州温岭市松门镇南塘一村人。2012年,龚桂方还是一名水手,经常随货轮往返于台州和秦皇岛等地。一次,在秦皇岛上岸时,龚桂方在报纸上看到一名叫郭学敏的女孩考上大学却无钱读书的报道,便决心资助她。
    % J. P& L" U1 R1 n: t, |- R/ B
    : X/ a+ h9 n) l" Y+ u, _
    $ k1 v# `# }: ^' t8 S  c. X3 k5 b
    ! C# I# g; H+ T* M, l从此,龚桂方便走上了助学的道路。此后的几年,他陆续资助了8名学生,其中秦皇岛3位,北京两位,还有浙江大学3位。如今,这8名大学生中已经有过半顺利毕业,走入社会。
    5 c0 ]1 S9 z! f  J! }3 L% K% Q: f/ d3 n% |/ E1 L1 P
    5 T$ F% ]8 r6 u6 w8 B

    3 K; u4 J0 K+ j& @“他们经常给我打电话,跟我分享他们的工作和生活,他们现在都生活得很好,通过自己的努力,生活状况有了很大改善,这让我感到很欣慰。” 每次说起这些大学生,龚桂方就像提到自己的孩子一样,满脸自豪。
    . e' H$ n: U8 @2 N7 d( `, n, o0 a+ a% P( Y! d9 {1 ]- F- w$ X

    / D  z+ F' E7 U  C0 ]2 M! k8 \1 c* U$ M$ s
    郭学敏得知他病重的消息后,要请长假过来看他,结果任凭郭学敏在电话那头如何恳求,龚桂方就是不答应。在挂了郭学敏的电话后,龚桂方落泪了。
    ; v( l, m0 {4 q1 |8 z& Y# R
    ) c* Y6 e! H+ s
    8 U! {9 M* C/ Z7 p5 e7 Q8 S# U- w& c. }
    “前些年,小姑娘还到我们这边来过,在我家里住了几天,在我心里头,早就当她是自己的女儿一般,怎么可能不想见?”但是一想到郭学敏因为自己身体不好而操心,甚至影响工作来看他,龚桂方就不愿意了。“无论如何都不能影响她的工作!”
    6 P6 g0 ]: E6 s2 @. h' n& W  {6 T
    0 O, R9 W' m1 w1 G7 @- }! m- j% w9 i

    . @4 B/ o) e6 H. @老张是龚桂方的战友,两人一起上过越南战场,是生死之交,看到瘦削的龚桂方,坚强了一辈子的老张没忍住眼泪。
    # ^0 _1 F' F& y6 e4 [
    - w3 Z" O0 I+ X5 c
    . _6 [* @4 r- t$ o3 c+ a0 [7 X, f8 l$ K. ]/ V
    “龚桂方是老实人,这一辈子都在做‘吃亏’的傻事,但是我就是佩服他这一点,他说他是一名党员,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把群众的利益放在首位。但是,这个傻瓜,他难道不知道去帮助别人,要在自己能承受的能力范围内吗?自己都病成这样了,心里还只想着别人,就不知道想一想自己。”高大的老张哽咽得说不下去了。
    ) z3 L- ^0 ^9 i4 L% W& m* f5 G% u& u" x/ @, Z6 D/ e
    7 Q4 H. _8 k* c6 v# Y; [; ?

    ) K, w- v5 b- b3
      C, v( v6 j& e, s4 \, P
    ! d! W, m7 [) \8 C* r+ ?! a第一笔助学的钱是捡垃圾换来的( W, p* p' ^( w2 E# W
    ; t& B- U; S# D( e) @0 _; |
    在医院治疗他省到不舍得给自己用麻药
    ' M, k- w3 d% ^' k, p) L) d* e' {8 N7 x$ B6 i5 Z+ O9 a: O
    , k0 S4 V' V* e) p9 g2 B
    $ w9 t( Z1 [8 \! s% _% }4 [" k
    提及乐善好施,大多人想到的都是慈善家、企业家,但是龚桂方却是一个例外,他的生活条件并不好,甚至可以说是很贫寒。4 c9 @; a) Z' c9 T9 Q) |8 M! w
    # w7 y# z* N9 W  y1 G5 V7 x
    9 x- v  h* L- c

    . g2 X4 |" B4 Q* x& `3 |' d* p2013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龚桂方已经患上肝癌,而且老伴潘云芽也身体不好。当时两口子为了治病续命,把家里唯一的一套像样的房子也低价卖掉了。一家人住在简陋的石头房里,最好的家用电器就是一台小冰箱,里面装满了龚桂方要用的药剂。1 D+ x9 L4 e; D- b; ^

    1 \7 t, }& F5 t! a) Q( H
    % \* x5 a7 W& t) h" w! [7 H3 X/ f" m5 N* A- s
    “老实说,我第一笔资助郭学敏的钱,里面有一部分就是我捡垃圾换来的。”那时候龚桂方还在当船员,他在船上把别人扔掉的可乐瓶饮料罐子全部收集起来,回岸上的时候就存起来,然后一起卖到废品站换钱。
    7 j* ?  b7 J1 V' G( C7 K" x6 |% u; _" U4 g" G" l) ?
    $ X( [9 m8 T" x8 @& }" f: k
    . i0 N7 k2 D& M. F1 N
    这边要应付治疗用的各项药费,这边又要每年挤出几万元钱资助大学生继续学业,压在龚桂方肩膀上的担子很重。为了能把这笔钱省出来,龚桂方都“抠“得成精了。
    & K6 s- E" ^0 P( z, @. d2 A& o+ R; _) ?5 y3 z4 _4 \

    8 n+ I7 ]. a& u8 v+ N# l! o0 l* K8 L/ L
    “这些年,老爸基本没有吃过一顿好的,都是一小碗稀饭就着半块豆腐乳,或者是一小撮咸菜,就解决了一餐。”龚桂方的女儿龚朋霏,摸着父亲干枯的手臂,心疼得浑身在微微颤抖着。那上面,扎满了大大小小的针孔。- v, Q, w5 K# l0 s  F

    * a/ z+ C$ O+ F) V5 f  z+ U8 q" [$ A) v

    9 z- W' G: b7 D4 ~- R( h“有几次,我们给他买了些好吃的东西送过去,可他都舍不得吃,硬是等我们来了才烧给我们吃,自己依然是清粥小菜。我们有时候都想给他跪下了,想说‘爸,求你吃口好的吧,别这么亏待自己’。”但是,龚桂方的脾气儿女们是知道的,他觉得对的事情,就会义无反顾去做,谁劝都不顶用。" ]4 @9 b+ k/ m( @

    ; n5 C' Y7 E0 r4 r  N0 p( e% y
    ) W; X# u. E4 C# J( B
    " n6 s" s8 l5 C4 R2017年,龚桂方病情开始恶化,他所在的公司老总照顾他,不要他去出海作业,而是留在公司做些简单轻松的后勤工作,工资照发。龚芳桂说什么都不肯接受,觉得自己这是占公司的便宜,心里过意不去,干脆把工作辞掉,自己开了个小超市,以此维生。超市每天微薄的收入,龚桂方都给存起来,先把下一期的大学生学费存齐了,他才会松口气。“店内店外,你是绝对找不到一个可乐瓶塑料罐的,因为全部被我老爸捡完了,我们开他玩笑,说他是破烂王,结果谁都笑不出来,老爸这么做是为了什么,我们都知道。”" V) {6 x+ @2 A  j" e

    8 y% R1 S- v8 A3 f( u1 n
    5 M& M4 x9 V/ r1 H6 [) _- }7 u9 U( s, {+ J! k1 q. d" c4 b0 a
    龚桂方的儿子龚继伟今年31岁了,还没有结婚,他继承了父亲的工作,当了一名自由船员,经常出海作业,在海浪里寻找父亲留下的身影。“老爸是我的骄傲和偶像。”6 x4 V1 D1 X0 J9 a: p5 o
    % T; z6 v: V! T, E

    ! B* T: l7 A7 R6 I. R1 L" B
    9 N4 z0 O5 Z( h5 h1 H* T+ Q在龚继伟眼里,父亲是最勇敢的人,也是最善良的人。“他真的太不会为自己着想了。我们去年在上海给他看病,医生给他做微创手术,器械从大腿根部的血管捅进去,一直伸到肝脏,可是当他得知打麻药需要自费,当即决定不用麻药。”
    5 ?  k7 m; G3 H9 X' [1 N
    2 O" e8 q( J4 u2 k. |* ?4 L. Q" g+ {1 m& m" h

    ! d+ ?" i) \; `* E说到父亲的这一段过去,龚继伟哽咽了。“无法想象那该多疼啊,在手术中父亲疼得呜呜叫,医生几次问他要不要上麻药,他都说不用,能忍住。”龚继伟说,那个时候,父亲心里还在惦记着那些学生,想继续给他们资助。“无奈病来如山倒,看病的钱都不够了,亲戚朋友那边也都借遍了,欠了一屁股债,哪里还有钱去资助学生啊。于是2017年就停止了,这也是我老爸耿耿于怀的地方。” 4 c9 I8 c2 j, H" B) r

    8 r9 R, d$ Q# K
    , g, V5 ]; o9 `3 \/ a+ \) T  _; m" M
    病床上,龚桂方又一次陷入了昏迷。儿子的这些心疼、埋怨和自豪,他一句都没听见。也许,他的梦里,又在牵挂那些他资助过的学生了吧。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下沙大学生网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